柴烧之美 | 窑里的蜕变与偶然

柴烧之美 | 窑里的蜕变与偶然

柴烧,是最原始的烧陶技艺。但近二十年,柴烧才开始出现中国工艺美术的鉴赏视野里。而近代柴烧的兴起是从日本开始的,然后再到韩国、美国、台湾,后续在全世界范围内包括中国大陆,促发了现代陶瓷的诞生并引领了陶瓷制作和使用的潮流。

柴烧之美 | 窑里的蜕变与偶然

什么是柴烧?字面可以理解为:用柴火或在柴窑里烧出来的陶瓷器。柴烧具有落灰成釉的基础核心特征。较为流行的浪漫说法比如:柴烧,泥为骨、火作衣、风成韵。在中国,汉晋至唐时期,不加匣钵、草木落灰化为原始釉的柴烧技艺达到高峰,从以陶器为主,到陶器、瓷器并进。

柴烧之美 | 窑里的蜕变与偶然

柴烧曾不被欣赏

柴烧是一种古老的烧制方法,木材是烧窑最主要的燃料,烧制陶器时罩住瓷胎,将木灰与火隔离开,避免与之直接接触,使产品的釉色面貌保持一致,在釉面上落了灰或在胎体上走了火的痕迹,这在中国古代社会正统的制瓷标准中,在技术允许的情况下都是不被欣赏的,认之为“瑕”。

柴烧之美 | 窑里的蜕变与偶然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里,陶瓷都是以洁净整齐为佳的。窑工们之所以发明匣钵,千方百计地把陶瓷和窑灰隔绝开,就是为了得到光洁的釉面。

柴烧窑之所以不惜成本地砸掉一切带有铁点、变形以及落灰的器具,就是为了保证出产器皿的“完美”。因为当时人们有一个很明确的观点——带着落灰的、形状不规则的陶瓷就是残次品。

柴烧之美 | 窑里的蜕变与偶然

柴烧到底好在哪?

由于柴烧控制困难,人力、物力成本又高,所以对陶艺创作者来说无疑是项挑战。但柴烧作品浑厚内敛的质感「火痕」与「灰釉」每每在作品上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是柴烧的难能可贵和令人着迷的地方。

柴烧的不完美源于不可预计,但也正是它的不可预计成就了它的完美。柴烧者的执着精神甚于技巧的琢磨,因为技巧早已被溶解在人与土、窑与柴、火与自然共鸣的大地交响曲中,浴火重生为生气盎然的器物了。

传说第一座瓷窑在松溪建成烧制瓷器时,滚滚浓烟犹如九条腾空而起的飞龙,故得名“九龙窑”。而作为九龙窑的传承人—危敏捷,更是带给盏友们诸多的惊喜。危敏捷的作品继承和吸收越瓯、九龙窑古法工艺的基础上,悟性灵感融入手工拉坯,使每件作品造型都独具神韵。

收藏交流建盏,请添加建盏二公主个人微信号:jianzhan8080

相关建盏资讯

返回顶部

微信号: jianzhan8080 (长按复制)
购买建盏
请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