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原标题: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你有多久没有回到那个乡下的老房子了?

你又有多久,被城市耸立着的,

又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包围着,

让这些缺少美感的怪物,

充斥着你日日夜夜的二十四个小时

你短暂而又弥足珍贵的生命——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乡下的房子也许没有城市里的大厦高,

也没有大厦那般坚硬的钢筋水泥,

快速便捷的电梯,

但那些凝聚了古人智慧,匠人心血的老房子,

在各种各样的细节中彰显出来的美好,

足以让我们惊叹、敬佩。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在老房子这些栩栩如生的纹样里,

有质朴的人物山水、有生动的花鸟虫鱼

还有各式各样的飞檐翘角、画栋雕梁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在这些细节里,你可以花上

一个下午,一个春日

徜徉流连其中,而不感到厌倦。

你可以想象那些木雕里

一个戏子,台上台下的人生,

一位老翁,醉酒之后的萌态。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如果你的想象力足够宽阔的话,

你还可以将这些凶猛或可爱的动物

安静或喧闹的人群

各色的花花草草,

以及熙熙攘攘的市集连接起来。

你可以想象那是一个遥远的春日下午,

一个古人的庙会,正在上演——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这些纹样虽然已经过去了千年之久,

虽然布满了时间的沧桑

落满了泛黄的,粒粒尘埃

但匠人的那份专注和用心,

早已经穿越了这千年的时间,传递到我们心底。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注视

着这些精致的物件,

不禁让人想到,那些匠人是如何雕刻的:

他的目光集中在手中的工具上,

他的呼吸,在专注中

细若游丝。

而不知不觉间,又一个白昼在悄无声息中过去。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也许当时的生活并没有给这些匠人

过多的馈赠,

在他们平凡的一生里,

也许他只是为某一个大家族工作,

而在工作完成之后,那些赞美感叹之词,

最后也只有房子的主人听过。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看着这些纹样中点滴的细节,

我想,打动我们的,不单是那些繁复的美丽

还有凝聚其间的匠心

以及那些漫长岁月里的静默劳作与等待——中式老房,不动声色的匠心,繁复惊艳的细节之美。

责任编辑:

相关建盏资讯

返回顶部

微信号: jianzhan8080 (长按复制)
购买建盏
请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