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原标题: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茶兴于唐,盛于宋,文人往往将喜爱的茶事付诸诗歌唱和中。宋人爱建盏,因此宋代大夫凡所论及茶的诗文必提“兔毫盏”。

誉美建盏诗中最负盛名的当属宋代大文豪苏东坡。

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苏东坡

他对建盏情有独钟。1089年,他到杭州任知州时,在西湖北山葛岭寿星寺小叙。此时,住在西湖南山净慈寺的南屏谦师闻讯赶去拜会,并亲自为苏东坡点茶。苏东坡深知南屏谦师点茶有道,品饮了南屏谦师亲手点的茶之后,更觉得南屏谦师茶艺高明,于是当场做诗《送南屏谦师》,以示庆贺。诗曰:“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昧手。忽惊午盏兔毫斑,打作春瓮鹅儿酒。”苏东坡最为惊讶是,看到南屏谦师用当时最为名贵的兔毫斑黑釉建盏来点茶。于是,他在诗中以春瓮酿制的最为高档的酒香比作点茶出来的茶香,以此来赞誉南屏谦师高超的点茶手艺。

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宋代老盏磨口兔毫

苏子在另一篇《水调歌头·问大冶长老乞桃花茶》中也写道:

“已过几番雨,前夜一声雷,枪旗争战建溪,春色占先魁。采取枝头雀舌,带露和烟捣碎,结就紫云堆。轻动黄金辗,飞起绿尘埃,老龙团,真凤髓,点将来。兔毫盏里,霎时滋味舌头回。唤醒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

这段话如此诗情画意,又有典故伏笔,“旗枪”指茶树嫩芽,尖叶为枪,伴叶为旗,“建溪”指北苑的泉溪,写到采茶、捣茶、撵茶的场景,又写到“龙凤团茶”和兔毫茶盏,令人身临其境、回味无穷。突然,话机一转,想起自己当年贬职到青州时浑浑噩噩的时日,又提到唐朝“茶疯子”仝卢的诗句,也梦想化为仙人。

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宋代老盏酱釉茶漏

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也有建盏品茶的名句:他在《澹庵坐上观显上人分茶》中写道:

“蒸水老禅弄泉手,隆兴元春新玉爪,两者相遭兔瓯面,怪怪奇奇真善幻。”

诗中描写到了宋人斗茶技艺之高超,有玄幻之象。杨万里还在《以六一泉煮双井茶》一诗中写道:

“鹰爪新茶蟹眼汤,松风鸣雪兔毫霜。细参六一泉中味,故有涪翁句子香。”

此诗中的“鹰爪”指双井茶,“涪翁”则指黄庭坚,黄庭坚号涪翁。在鹰爪新茶蟹眼汤,松风鸣雪兔毫霜。这一句中,“松风”与“蟹眼”都是形容水沸腾的程度,“松风”是从听觉上在感受,“蟹眼”是从视觉上在感受。这句可以这么理解,“鹰爪”新茶末被调成了羹状后,用刚刚开始沸腾的水(蟹眼)点拂,此时,耳边听到的是水沸腾之“松风”声,眼睛看到的是茶汤中泛起的雪白泡沫,即“乳花”,与兔毫盏中如霜的毫纹交相辉映。

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宋)蔡襄《致通理当世屯田》尺牍

纸本墨笔

纵19.7厘米 横39.7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这是蔡襄于1051年(皇佑三年)四月离开杭州时,写给冯京的信札。内容为辞行致意,并附赠大龙团茶及越窑青瓷茶瓯。

北宋中期随著斗茶的流行,小龙团茶、兔毫茶盏为世所珍,因此,信上才有“大饼极珍物,青瓯微粗”的说法。

建盏按颜色一般分为黑色和褐色两种,宋人诗词中的“紫瓯”、“紫盏”、“紫泥”、“紫玉”、“紫建”其实均是指建窑茶盏中的褐色茶盏。比如蔡襄的《茶录》中有这样一句:

“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雪冻作成花,云闲未垂缕。愿尔池中波,去作人间雨”。

此诗中的“紫瓯”就是兔毫纹褐色建盏。

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叶礼旺手工束口兔毫盏抹茶碗

当然宋词中还有很多有关“紫瓯”的例子,如:

《满庭芳·茶词》:“雅燕飞觞,清谈挥麈,使君高会群贤。密云双凤,初破缕金团。窗外炉烟似动,开尊试一品香泉,轻掏起,香生似玉乳,雪溅紫瓯圆。”—秦观

《次韵和永叔尝新茶杂言》:“兔毛紫盏自相称,清泉不必求蝦蟆。”—梅尧臣

《和梅公仪(梅挚)尝茶》:“喜共紫瓯吟且酌,羡君潇洒有余清。”—欧阳修

《游惠山并序》:“明牎倾紫盏,色味两奇绝。”—苏东坡

《初伏大雨戏呈旡咎、曹辅》:“紫碗新茶如泼乳,天工未费一杯水。”—张耒

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宣化下巴里辽墓壁画点茶图

北宋名臣范仲淹在与浦城籍的同僚章岷斗茶时写的《和章岷从事斗茶歌》一诗曰:

“黄金碾畔绿尘飞,紫玉瓯心雪涛起。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兰芷。其间品第胡能欺,十目视而十手指。胜若登仙不可攀,输如降将无穷耻”。

大意是说,用贵如黄金的小龙凤团茶饼飞快碾出的茶末犹如绿色的尘沫,放在建窑烧成的褐色兔毫盏中用沸水冲泡,茶水如雪花般翻涌,变化无穷。斗茶斗出的味道连佳肴美酒也远远不及,斗茶斗出的香味就连兰花、荷花也自愧不如。此诗脍炙人口,被后世人称与仝卢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齐名,其用夸张的手法讲斗茶,又用了各种典故来烘托茶味之美。

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范仲淹

而关于褐色建盏最有趣的诗文,当属常常被人误解的“紫泥”。北宋梅尧臣的《依韵和杜相公谢蔡君谟寄茶》中有“小石泉冷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的诗句,因此后世人对“紫泥”望文生义,解释为紫砂壶。但有点品茶常识的人都知道,宋代人怎么可能用紫砂壶泡茶呢?因为紫砂壶是在明代才出现的。梅尧臣所处的时代是点茶最为流行的时期,“紫泥”其实就是指建窑紫瓯,酱色釉可能就是褐色兔毫盏。“紫泥”到底是不是像人们理解的那样,就是宜兴紫砂呢,这个问题还值得进一步商榷和探讨。

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宋人斗茶图

当然除了歌颂“兔毫纹”之外,诗人也对非常稀少的“鹧鸪斑”建盏称赞有加。比如诗人黄庭坚在品尝建瓯茗茶时,就对建窑出产的鹧鸪斑盏赞赏不已。北宋书法家黄庭坚在《满庭芳》中写道:纤纤捧,研膏溅乳,金缕鹧鸪斑,在《西江月·茶》中也写道:

“龙焙头纲春早,谷帘第一泉香,已醺浮蚁嫩鹅黄,想见翻成雪浪。兔褐金丝宝碗,松风蟹眼新汤,无因更发次公狂,甘露来从仙掌。”

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飞惺敛口盏

这两篇都是在讲镶有金丝边的鹧鸪斑建盏里,小龙凤团茶经碾磨后,茶汤会呈现出状如蟹眼般的奇观,刚刚沸响的茶雾香气随风飘荡。他描述道,此宝碗的斑纹令人眼花缭乱,犹如在山谷里的水流与天上的明月一起,交相辉映。

除了黄庭坚,北宋侍僧惠洪云也云:“点茶三昧须饶汝,鹧鸪斑中吸春露。

周紫芝言:“醉捧纤纤双玉笋,鹧鸪斑,雪浪溅反金缕袖。”

南宋杨万里也称赞道:“鹧斑碗面云萦字,免褐瓯心雪作泓。”

鹧鸪斑像是鹧鸪鸟的胸部遍布白点正圆、如珠的羽毛,在阳光下更加炫目,独具风韵。要烧成鹧鸪斑比兔毫更难,因此鹧鸪斑比兔毫更名贵,这一点从古窑址的发掘上就可以看出来。在建阳水吉镇古窑址,兔毫瓷片到处都是,鹧鸪斑由于存世量太少,精美之器更稀,日本在认定建盏的等级时就将三件鹧鸪斑定为国宝。

明牕倾紫盏,色味两奇绝 ——宋词中的建盏

藏于日本的鹧鸪斑盏

由此可见,兔毫盏是建窑最成熟、最著名的产品,也是最理想的斗茶器,深受宋代茶人的喜爱而不断被吟咏。建盏的出现有其特定的时代意义,因为它符合了当时人们生活及精神上的需要,符合了宋人那种恬淡典雅、在平静中求变化的审美情趣。再加上宋代的成品率就不高,“物以稀为贵”,兔毫盏、鹧鸪斑在当时就被许多名人雅士所珍藏,成了“茶家珍之”的宝贝。从色彩对比功能来看,建盏是在黑釉或褐釉上显露出或清晰的银白长纹,或变化多端的色彩斑点,当斗茶时,建盏在阳光的照射下与白色的汤花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建盏不仅满足了文人、士大夫的生活享受,更充实了宋人的精神世界。因此成为了茶家的理想茶盏。宋代文人更不会吝惜笔墨,将其作为诗词中常咏之物,为后人留下了一篇篇佳话。

责任编辑:

相关建盏资讯

返回顶部

微信号: jianzhan8080 (长按复制)
购买建盏
请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