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建盏——秋访建阳

原标题:心中的建盏——秋访建阳

坐在窗台边,听着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欣赏着刚刚得来的宝贝——建盏,心情格外的美丽……

心中的建盏——秋访建阳

心中的建盏——秋访建阳

心中的建盏——秋访建阳

心中的建盏——秋访建阳

心中的建盏——秋访建阳

心中的建盏——秋访建阳

心中的建盏——秋访建阳

摸着并不甚光滑的胎体表面,思绪不禁回到了几个月前。受家里长辈的熏陶我从小就喜欢瓷器,喜欢玩泥巴的乐趣,喜欢看到自 己设计而烧制出来的奇形怪状的陶瓷,喜欢那不满意便一遍又一遍重新开始的努力不放弃的自己。恰好十一长假,和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相约一起去建盏的故乡—建 阳,走一遭。

建阳龙窑

世人都知古有文人墨客喜茶,在茶香中品味“落叶飞舞共茶饮,千古惆怅化烟云”的骚客情怀,而在崇尚斗茶之风的宋朝,除了 需要优质的茶叶之外,对最适于斗茶所用的茶具亦是要求极高的。建盏作为黑釉瓷最典型的代表,被瓷坛誉为瓷器珍宝“黑牡丹”,在宋代备受垂青,使得不少文人 墨客争宠趋雅。

心中的建盏——秋访建阳

黄庭坚赞曰“兔褐金丝宝盏,松风蟹眼新汤。”杨万里有诗曰“鹰爪新茶蟹眼汤,松风鸣雪兔毫霜。”苏东坡夸曰:“兔毫里 盏,霎时滋味舌头回……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名臣范仲俺在《和章岷从事斗茶歌》一诗中更是夸道:“黄金碾畔绿尘飞,紫王瓯心雪涛起,斗茶香兮薄兰 芷,斗茶味兮轻醒醐。”这都无不彰显了建盏作为一个茶具是何其得文人芳心。

宋代建盏一对

建盏为宋朝皇室御用茶具,产于南方八大名窑之一的建窑,有大量遗址位于今建阳市各地。我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