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原标题: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建窑”这一名称最早出现于明代曹昭的《新增格古要论》中,载:“建窑器出福建,其碗盏多是撇口,色黑而滋润,有黄兔斑、滴珠大者真。” 建窑是宋代八大名窑之一。遗址坐落在今福建闽北的建阳市东北境水吉镇的后井、池中村一带,南部与建瓯市接壤。建阳水吉因隶属于建瓯,而建瓯在唐以后曾改为 “建州”、“建宁”,并成为福建闽北地区的州郡治所。而我国唐宋时期的瓷窑,一般以所在的州、县命名,所以建窑就是当时的建州窑。简称建窑。现就考古材料 和文献资料对建窑的发展历程做一简要的介绍。

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宋盏

一.创烧时期

从考古发掘资料看,在芦花坪窑址堆积的第三层发现的最早一批瓷器残片是青黄釉器,被黑釉瓷和青釉瓷所叠压,除同出一些托座(即托烧窑具)、釉陶器和陶器外,再没有夹杂其它遗物。所以,从地层关系看,笔者认为它的烧造年代是建窑早期烧制的一种产品。

从 这批青黄釉器本身所具有的特点看,其时代特色非常的明显。青黄釉碗、碟、盏的形制,一般是敞口外撇,敞口微敛,敛口,有的边唇以下外凹内凸,圈足矮且宽, 而稍外撇,也有平底或卧足。从形制看,都是浅形器。器底中心都留有支烧痕迹,支钉一般是5~7个不等。器内底心凸起或压印一圆圈。釉色青中闪黄(或泛 黄),内外施釉,底腹无釉,釉层薄,呈细小开片,大都已脱落。胎质粗而松,且较轻,作灰色,火候低,瓷化程度差,敲之没有清脆声响,器物内外素面无纹饰, 有的外腹壁压印五条凹线纹,或内腹壁凸起五条线,有到口沿或不到口沿两种,呈圆口或作花瓣口。烧造方法为托座支撑叠烧,亦即支烧。总之,上述这些器物的特 征,都是体现了早期青黄釉所具有的风格。

这批青黄釉器与闽北建瓯县唐宋墓葬出土的青黄 釉碗和青黄釉碟形制、釉色和胎质都非常的相似。与芦花坪窑址第二层出土的青釉器以及本省其他窑址出土的青釉器,无论是从形制、釉色,还是纹饰到胎骨都有着 明显的区别,可以充分说明属于两个不同时代的两种作品,因此,我们初步设想这批青黄釉的烧制年代,其下限应该是北宋初年,上限则可能是晚唐、五代之际。

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支钉(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 1991—1992年发掘的建阳县庵尾山窑址出土了荷花口碗、碟、盘口壶、执壶、多嘴罐等器型,均见于福建地区发现的晚唐墓葬中,碗、碟、罐类器物的形 制、制作工艺和釉下褐斑的装饰手法以及装烧方法等,均与建阳将口唐窑的同类产品相似。Y8和Y10在窑壁内面上保存有竹木痕迹、窑壁的建筑材料是用土坯和 白色土块,以及Y8有三层窑壁等现象均与建阳将口唐窑的情况类同,说明二者有着相同的窑炉构筑工艺和维修技法。此外,庵尾山窑址也以窑炉长度见称,三座龙 窑残长均在70米以上,超过了将口窑的长度。因此,庵尾山窑址的青瓷及其窑炉的时代上限可至晚唐,下限当在五代。

以上两个直接的考古证据,可以很充分得表明建窑的创烧年代应该是晚唐至五代时期。

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生生不息的窑火

二、繁荣兴盛期

建窑的繁荣期应该是从北宋开始的,特别是北宋中晚期到南宋末元代初期的黑釉瓷,在此时更是享誉海内外。

首先是考古发掘材料的说明:

建窑窑厂的分布,东至大陆后门山,南至营长墘山、源头坑,西至牛皮仑、庵尾山、北至芦花坪,窑址面积约11万平方米,仅从其窑址面积上看,规模并不算大,宋元时期十里窑厂,烟火相望者颇多,但从窑址堆积、窑炉规模、产品数量和销售市场上看,其繁荣兴盛可见一斑。

50年代,宋伯胤先生对建窑进行调查时,发现芦花坪等处的堆积高度达10米,从这高大如山的废品堆积,可见其烧制时间之长,数量之大。

从 1960年到1992年,先后三次对建窑遗址进行发掘,共发掘面积1600多平方米,发现窑炉数十座,均为依山而筑的斜坡式龙窑。采用匣钵一器一钵装烧。 在庵尾山窑址中发现的三座窑炉其中92SJY5,窑炉斜长74.6、实测长72.8、宽1.00一3.30、高差16米,92SJY8;斜长60.4、实 测长58、宽1.23一1.斗3、高差15.5米,Y8;斜长96.5米、实测长90.2米、宽1.1一2米,高差22.8米,Y10残存窑炉斜长80、 实测长77.5、宽度1.3一2.1米,大路后门口窑址发掘的91SJY4窑炉残存部分(包括被公路破坏的)斜长86.5、实测长81.5、宽1.9一 2.2、高差10.55米,92SJY9已发掘的部分斜长31.3、实侧长30.8、宽1.3一2.4米,营长墘窑址的92SJY6窑炉斜长41.9,实 测40.5米,宽1.33一2.6、高差8.45米,92SJY7窑炉斜长118、实测长113、宽1.1一2.25、高差27米,从这些真实的考古数据 我们就可以看到,当时建窑窑炉规模了,现已探明的窑炉最长者为90SJY3长达135.6米、宽1.0一3.5米,可同时装烧10万件以上瓷器。窑炉之 大,产量之高,是全国已发掘龙窑中仅见的一例。

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龙窑内壁

从宋代中晚期开始,建窑最具特色的黑釉瓷盏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推崇与喜爱,有些被当做珍贵的随葬品与逝者长眠,据统计,目前就福建地区已出土建窑黑釉盏的19座墓葬中,有纪年墓10座,年代最早为北宋宣和六年(1124年),最晚为南宋宝祐二年(1254年)。

建 窑建盏不仅盛名于国内,而且还流行于国外,讲究饮茶的日本人,也将建盏视为珍品。南宋嘉定年间,日本山城人加藤四郎,左卫门景正,随道元禅师同来中国,曾 在福建建窑学习制造黑釉器的方法,回国后便在獭户等地设厂制造,开日本瓷器之先河。日本称作“天目釉”的,源出于建窑黑釉瓷,日本镰仓时代来中国浙江天目 山佛寺留学的僧人,把建窑所产的黑釉瓷带回日本,称之为“天目”,以后逐渐沿用,凡是黑釉的陶瓷均称为“天目”,“天目釉”变成了黑釉的代名词,并被世界 各国所采用。建站产品尚有不少数量存于日本,其中收存在东京静嘉堂(耀变茶碗)、京都大德寺龙光院(耀变茶碗)、大阪藤田美术馆(耀变茶碗)、东京酒井忠 博(油滴茶碗)被日本定为国宝。

《中国黑釉瓷外销初探》一文提到的外销资料,1976 年—1984年在韩国在新安海底泥船中打捞出大批文物,其中76、77年的报告中就有7件建窑茶碗,其年款大部分为北宋至南宋时间的。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 出,当时建窑作为宋代著名的窑口已经开始出口到日本了。据其他考古资料证明当时是通过泉州港运销的,地点除了日本,还有欧洲等地。

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御座焚香图 立轴 绢本

在历代的文献资料中也能很明显的看出繁盛期的建窑及其影响:

宋文人蔡襄有作《茶录》,在其下篇“论茶器”中,对于茶盏认为上品者应是:

“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其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

宋徽宗赵佶撰写的《大观茶论》中,对于茶盏的选择:

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

这里的“玉毫条达者”应是指的建窑建盏中的兔毫盏。

宋代陶谷的《清异录》一书记载:

闽中造茶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

清代 蓝浦《景德镇陶录》卷七中这样记载:

建窑,古建州窑也,出宋代为今之建宁府建阳县,始于建安,后迁建阳,入元犹盛,碗盏多是敞口,体稍薄色浅黑而滋润,有黄兔斑滴珠大者,眞宋时茶尚敞碗,以建安兔毫盏为上,唐氏肆考云,旧建瓷有薄者絶宋器。

《东坡后集二·从驾景灵宫》诗云:

“病贪赐茗浮铜叶。”按今御前赐茶皆不用建盏,用大汤敝,色正白,但其制样似铜叶汤敝耳。铜叶色黄褐色也。”

此外,宋代的一些诗人也把建盏作为题咏的对象,留下了许多赞美的诗句。

范仲淹《斗茶歌》“北苑将期献天子”、“紫玉瓯心雪涛起”

蔡襄《试茶·北苑十咏之六》:“兔毫紫瓯新,蟹眠青泉意。”

苏东坡《寄调歌头·咏茶词》:“建溪春色占先魁.’、“兔毫盏里,霎时滋味舌头回。”《送南屏谦师》:“忽惊勺喊兔毫斑,打出春瓮鹅儿酒。”

苏辙《次韵李公择以惠泉答章子厚新茶二道》“蟹眠煎成声未老,兔毛倾着色尤宜。“

黄庭坚(《满庭芳·茶》“兔毫金丝宝碗,松风蟹眼新汤。”

杨万里《以六一泉煮双井茶》“鹰爪新茶蟹眼汤,松风鸣雪兔毫霜。”

宋 元时期斗茶成风,文人咏茶成趣,对建州北苑茶和建窑兔盏线推祟备至,诗词中多是北苑茶和免毫盏一同出现,因此这类诗词中的兔毫盏应是指建盏为宜。诗词中的 “紫玉甄”、“紫哑’、“兔毫碗”、“兔毫霜’、“兔毛’等也应指建盏。范、蔡、苏、黄、杨等人主要活动都在仁宗或仁宗以后各朝。他们的作品较真实地反映 了当时的建盏的发展。

元初建窑仍烧造黑釉瓷.统治阶段上层接受宋代的饮茶习俗,沿用建盏。赵朴百《斗茶图》和耶律楚材诗有“建郡深夙吴地远”可证。兰浦《景德镇陶录》云“建窑人元犹盛”,有一定道理。

由上述考古和文献材料我们可以初步做出这样的结论,建窑的繁荣高峰期应该在北宋中晚期到元代初期。那么,为什么在这段时期建窑发展的如此繁盛呢?

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匣钵

首 先,这与宋代空前繁荣的茶文化是分不开的,特别是宋代茶文化的源头武夷茶文化,可以说武夷茶文化对建窑的影响是最直接的。武夷茶的品饮方式直接影响到茶具 的使用,宋代的饮茶方式是把茶叶碾的非常细,如粉如沫,再精制成所谓“龙团凤饼”,饮茶时把精细的茶末用不老不嫩的开水冲点,用茶筅用力搅拌(古称“击 拂”)以使茶与水完全溶为一体,然后乘热饮用,这就是所谓的“点茶”。好的茶汤要有一层极为细小的白色泡沫浮于盏面,称为“乳聚面”;不好的茶汤点过不 久,茶就与水分离开来,称为“云脚散”。为了不使云脚散,茶人必须掌握高超的点茶技巧, 使茶与水交融似乳,最好还能“咬盏”。宋代人评茶以白为上,蔡襄《茶录》的第一句是“茶色贵白”。并且宋代是极其讲究茶道的,上起皇帝,下至士大夫,无不 好此,并著书立说,加以理论化。如风雅皇帝宋徽宗赵佶撰《大观茶论》,蔡襄撰《茶录》,黄儒撰《品茶要录》……特别是该时期上述的非常风靡的斗茶活动,更 是进一步推动了建窑,特别是建盏的发展。由于宋代上层社会的喜好,建窑开始大量生产以适应这种品饮方式的黑釉茶具—“建盏”。这是因为建盏就是当时专门为 点茶、斗茶“量身定作”的茶具。建盏的胎体沉厚,且越往下越厚重,重心低,放置稳当,便于点茶时击拂。胎体厚且内含气泡多,预热后不易冷却,利于点茶,点 茶后还可以保持茶汤的温度,延缓水痕的出现。另外建盏的釉面亮黑如漆,便于斗茶时观茶色,验水痕。另外建盏中大宗质量上乘的束口盏,在盏壁距口沿约 6 或 7 毫米处,向内作成一同圆滑的凸圈,此凸圈是注水量的标准,起标尺的作用,因为点注时乳雾汹涌溢盏而起,故要求茶汤适中,否则“茶少汤多则云脚散,茶多汤少 则粥而聚。

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宋盏釉面

据文献和考古资料发掘,宋代建窑几乎只生产一个品种的瓷器,即黑釉茶盏(建盏),而且产量很大,如庵尾山窑址的Y8的Y8内堆积全部是黑釉碗,营长墘窑址Y7出土的皆为黑釉碗,这在中国古代瓷器中可算是孤例了。

由于武夷茶的品质上乘加上武夷山秀丽的自然环境,当时很多著名的文人墨客不断地涌入武夷山,为繁荣武夷茶文化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崇安县新志》载:“宋时范仲淹、欧阳修、梅经俞、苏轼、丁谓、蔡襄、刘子、朱熹等从而张之,武夷茶遂弛名天下”。

建盏在宋朝尤其是南宋逐渐形成了一种文化现象,文人墨客争相购之并以此为荣。它之所以如此被宋朝文人甚至统治者所垂青,在于它突破了传统黑釉的沉闷,烧制出兔毫,油滴,曜变等由所施釉自然形成的特殊花纹。而窑变花纹的形成与当地的材质条件和窑炉烧成技术是密切相关的。

受理学、儒学思想的影响,宋朝审美观偏向于雅致,崇尚自然含蓄,淡泊质朴的风格。影响到宋朝的瓷器,普遍偏重釉本身安静典雅的色泽。建盏的色泽沉静但不沉闷,利用釉色本身在烧成过程中的变化,自然天成,安静的色泽折射出深邃的意境,体现了禅宗精神,因此极受欢迎。

建盏的繁荣与当地便利的交通也是分不开的。建州一直是福建的重镇,建窑临建溪,而福建又是个水陆交通很发达的地方,水网密布,因此建窑出产的瓷器能够很方便的被运输出去,这对于建窑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宋代兔毫盏

三、衰落期

元代中后期,原本繁盛的建窑情况发生了变化。

在 元代初年以后,原本专烧黑釉瓷的建窑,开始出现少量专烧青白瓷的窑口,在1991年—1992年发掘的营长墘窑址中的Y6因烧青白瓷而在结构上与烧黑釉瓷 器的窑炉有所不同,但与德化屈斗宫元代瓷窑却有不少相似之处,窑炉较宽短,隔间多,挡火墙下留有烟火孔,两侧窑壁下有火道,采用支圈组合式覆烧工艺等此 外,Y6出土青白瓷器的装饰图案与江西宁都窑、金溪里窑等均有相似之处,其中模印的荷、菊、婴戏、水禽、莲瓣、菊瓣等题材也流行于德化屈斗宫的瓷器上。

我 们从外销瓷中分析即可推知:南朝鲜新安海底沉船经76一84年的十次打捞,共出土陶瓷器20661件,其中黑釉瓷类506件,杂釉类2305件。可能部分 黑釉系的黑褐釉瓷等统计在杂釉内了.因为76一79年的报告中黑釉瓷就已是1467件了。这批黑釉瓷中,窑口和年代都较复杂,其中有建窑、吉州窑、七里镇 窑和河南等地的产品,仿建窑吉州窑系的产品多,多数为元代初中期生产的。因此,建窑的产品也当有元代生产的。但从有南宋以前的建盏和从墓葬出土物来看。元 代中期的建窑在外销上已不多了,至少质量大不如前,逐渐让位于仿建窑吉州窑的窑场了,暗示了建窑这时已处于衰落了。明州港启航的船采购建窑的产品并不困 难。因而出现这一现象我们以为是有原因的.元初后期的《马可·波罗游记》中也不提及建窑,却提到了德化窑“制瓷杯或碗碟”。马可·波罗是经建既、福州、泉 州而扬帆出海返回欧洲的.他的见闻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因此,建窑元代中晚期衰落是较可信的。

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明代时,建窑已经不再烧造黑釉瓷了,并且被德化窑的白釉器所代替。因此,清代陈浏《陶雅》中写到

“明建窑之白地者,瓷质颇厚,而日照能见指影在外闪动者,非雁鼎也。”

笔者在这里认为,陈浏将德化窑误认成了建窑。

清代刘锦藻在《清续文献通考》中指出:

建 窑,本指建阳县所产之瓷,后以德化县瓷业发达,遂目德化瓷为建窑,而建阳反无闻焉,徳化产瓷区域有后井黄洞、南岭及其它十余窑场,尤以后井出产为最盛,全 境瓷窑多至五六十,几可与景德同称,产品类为白色素地,所制佛像花瓶等均至精纯,最近该县有模范瓷业公司之设立出品颇优。

明清时代德化窑所出产的白釉瓷器非常著名,笔者认为明清两代一般文献所提到的建窑指的是德化窑的白釉瓷器,而不是水吉建窑的黑釉瓷。

因此从元代中期开始,建窑逐渐走向衰落,一直到停产。衰落的原因主要有:

元代茶风的变化:元代全叶茶片法取代了宋代饮用蒸研茶末法,茶具以青白釉为主,茶盏开始向白盏过渡。饮茶风尚的改变,导致了建窑的衰落,这是最根本的原因。建窑同斗茶之风兴废基本一致。

审美观念的变化:宋瓷以质朴取胜而少繁褥装饰,有典雅、平易、沉静的风格.建盏的深邃函玄、玲珑小巧为宋人赏识.而元代追求奢华,丰富多彩,因此青花、釉里红等逐渐代替了古朴凝重的建窑瓷器

。外销黑釉瓷的竞争:随着茶风和植茶制瓷技术的外传,建窑培养了自己的竞争者。例如日本人学成制黑瓷技术后回国仿烧,制造出有本民族风格的瓷器,必影响中国黑瓷的输出,而众多的仿建窑吉州窑系的产品也蜂涌出洋,成为建窑的有力竞争者,使建窑逐渐失去其领军地位。

以史为鉴,从建窑兴衰史说开去

宋代建盏

四、建窑在我国陶瓷史上的地位

建 窑从唐末五代时期创烧,北宋中期开始一直到元代初期,处于繁荣昌盛时期,元代中晚期走向衰落,直到停烧。在其繁荣期瓷器受到社会各界的追捧,尤其是黑釉瓷 适应社会生活的需要,釉色特别,制作技术也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内容颇为丰富,是我国古代民间陶瓷工艺的杰出代表。关于建窑在历史上的地位,很多文献都给予 了很高的评价,如宋徽宗《大观茶论》曾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朱淡:《陶说》说:“宋时茶尚赘盎,以建安兔毫残为上品。”由此看出,人们对 于建窑黑釉器的好评,它在宋代的地位与其他名窑并重。

建窑是宋代南方名窑之一,在我国陶瓷工艺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它不但全国闻名,而且对于同时代以及以后的黑釉瓷的烧造影响很大,并且远输日本,欧洲等地,是中国古代对外文化交流史上值得重视的一件事情。

责任编辑:

相关建盏资讯

返回顶部

微信号: jianzhan8080 (长按复制)
购买建盏
请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