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原标题: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建 盏合福高铁开通了,沿途风景如画,其中“武夷山东站”争议最大,因为很多要去武夷山的旅客在这 站下车了,结果“武夷山东站”是在南平市建阳区。这个美丽的错误其实是在告诉大家:建阳值得停留。因为建阳得而复失、失而复得重新成为南平首府外,这里还 重现了消失八百年的建盏技艺,一种由建阳瓷窑特供给皇帝的精美茶盏。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在 南平市建阳区水吉镇的荒野上蜿蜒着一座古老的廊桥,黑色的瓦片透着肃穆,风一吹,芦苇丛中的古迹若隐若现,走进一看,原来是一座一千多年的龙窑卧在山脚。 上世纪50年代初,中国社会科学院清理了晚唐五代至宋末元初的10座龙窑基地。其中,建窑长达135.6米,是目前国内最长的龙窑。这座龙窑就像它的名字 一样,积攒了一千年的光环在重见天日之后,一发不可收拾。1999年,建窑遗址考古挖掘被评为”建国以来福建省十大考古发现”;2005年,一只“曜变天 目”的建盏在厦门春拍会上拍出1300万元;2011年,建窑建盏烧制技艺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4年,美国纽约拍卖会上,一方兔 毫建盏以10万美金成功拍出……建阳区依山傍水绿荫环绕,一直以林业为支柱产业在福建省默默前进,几年来省内外知道建阳的人并不多。直到近几年,因为建 盏,建阳开始被中国人所知,被世界关注。两年间建盏企业由2013年的16家激增为现在的200多家。建盏将为建阳经济带来怎样的飞跃?也许只有那座龙窑 知道。建阳的收藏基因奇石->黄蜡石->建盏建阳城有三条溪穿城而过,麻阳溪、南浦溪、崇阳溪。建阳城里的人最初在溪边洗衣服,洗着洗着发现 了一些奇石,于是开始有人陆续在溪流中采石,拿到市场去售卖,建阳人陆陆续续开始收藏一些奇石;后来,建阳人又从溪流里发现了黄蜡石,全城轰动了,半城的 人卷起裤管,在溪流里摸黄蜡石,那之后,建阳人开始收藏黄蜡石。建阳人善于发现地底下的宝藏,2008年前后,建阳人在龙窑遗址附近的农田发现了大量的宋 代建盏。于是他们又做起了建盏的生意,而这次他们动真格了。自龙窑遗址被考古队挖掘出来之后,建阳就有零星几户家庭作坊研究烧制建盏,但都停在小打小闹 上。直至2014年,建阳政府耗资30万邀请央视《寻宝》节目走进建阳,1号藏品酱釉兔毫入围价值最高藏品。建阳人痴迷起建盏收藏。最早,建阳的古玩街在 水南,小摊贩们大多售卖奇石,后来的黄蜡石成为主流,直到出现了建盏,水南古玩街不够用了。因为建阳人半城的人都在玩,于是建阳政府在建发.悦城商业街规 划了一条建阳建盏文化一条街。一到周六周日,50多家建盏门店、一百多个小摊贩在建盏文化一条街上争奇斗艳。疯狂的建盏挖完田地挖土路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市面上流通的老盏残片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水 吉镇堆积建盏残片的土坡1979年,北京研究所的邹应云等一批瓷器专家进驻水吉瓷厂进行高仿建盏研究,同时考察了水吉的粘土及烧制瓷器的环境,1981年 专家研究组烧制出了高仿的建盏。此后,烧制建盏的念头便在建阳人心里撒下了一颗种子。2006年,建阳陆陆续续有企业注册建盏公司研究烧制建盏,不少人找 到当地的龙窑旧址,修补一番就开火烧制,但基本都以失败告终。2012年起,建阳水吉镇的农田意外得到诸多外地人的青睐,许多农田都被包租了,不过租户只 停留在开垦上,一直不见播种,原来,这些外地人是想从农田里挖出建盏。龙窑附近的农田都被挖过一遍之后,有人又把主意打到了通往龙窑的那条土路上,于是, 借口出资修路,土路也被开挖了一遍。“两年前这个时候,山上都是人,到了晚上,林子里到处都有灯光。”带《商汇》记者前往水吉龙窑旧址的建阳林业局工作人 员说道。他也喜欢收藏建盏,不过,他说他玩的都是新盏,“入行晚,老盏便宜的时候,我观望。等炒到6位数的时候,我买不起咯。”家住建阳建盏文化一条街边 上的黄女士10年前花1000元从古玩街淘了一筐建盏回来,结果丈夫以为是从古墓中挖出的,不肯留在家里。“现在后悔死了,那时一筐里好有几个都很完整, 很好看的。如果当时留着,那一筐少说也值20万了。”黄女士现在家里放着几个近期在水吉镇捡到的残缺老盏,丈夫现在看那些老盏倒觉得顺眼了。如今,建阳全 城为建盏疯狂,谁家烧出了一个兔毫盏,一个金油滴隔天大家都知道了。几位市场上公认的优秀建盏手艺人每天都有一批人上门等着,他们大多数手上都有几份积压 一年以上的订单还没交工。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芦 花坪建盏有限公司的新龙窑和作品一盏穿越一千年宋朝是个很有争议的朝代,军事羸弱而文化则大发展。蹴鞠、斗茶、斗蛐蛐、书画、词曲、玉器收藏都在宋朝迎来 了发展高潮,其中斗茶成就了建盏。“建盏因茶而生,因茶而亡,因茶再度辉煌。”建阳建窑建盏协会秘书长魏尚人这么总结建盏的发展史。据载,北宋时宋徽宗每 年从进贡的建盏中挑得一两件,用以嗜好的斗茶。宋代人的喝茶方式称为点茶,即把茶碾碎了调成膏,取适量放在茶盏中注入沸水,有点像今天的沏茶,但宋人是连 茶带水一起喝。点茶时茶水上会沏出白沫儿,先散的为输,后散的为赢,这就是斗茶。北宋蔡襄所著《茶录》对建盏的评价极高“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 微厚,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建安即今天的建阳地区。2014年央视《寻宝——走进建阳》夺得首魁的民间收藏就是“供 御”款的建盏。建盏在文化经济大发展的宋朝有着极高的社会地位,但是到了元朝,蒙古大汉玩不来茶道,建盏渐渐式微。朱元璋时期的明朝提倡节俭,品茶也简化 成冲茶,而建盏烧制繁琐,成品率低,被下令停止烧造。建盏沉默了一千年,终于在今天得以重现。原因在于今天的中国人又回到茶桌上,而武夷山的红茶与建盏又 堪称绝配。魏尚人认为,建盏的发展具有强烈的时代色彩,建阳人则顺应了市场的发展,找准了位置。魏尚人预计2015年年底建阳的建盏企业将达到500家, 目前,建阳200多家建盏企业分散在建阳各地,部分跑到武夷山。对此,魏尚人表示,建阳区的基础设施较为薄弱,难以承受多家建盏企业同时烧造建盏所需的用 电量。另一方面,建盏企业所需的场地面积较大,投入也大,目前多数企业在各个乡村租用废弃厂房或政府旧办公所,以节约成本。80万新龙窑有颜有文化芦花坪 建盏有限公司选址在林业局在水吉镇的旧办公所,毗邻宋代芦花坪建盏生产遗址。“因为从小在这里长大,而且也比较接近古窑,所以就定在这里了。”芦花坪建盏 有限公司总经理孙福昆告诉《商汇》记者。2007年孙福昆正式进入建盏行业,而在这之前他尝试了多个行业,却都没达到他的目标。而那时,从小跟着父亲在陶 瓷厂里长大的孙福昆开始萌生做建盏的念头,这一想法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于是,孙福昆与朋友筹备了十几万就开始了。孙福昆和朋友找到了一个老龙窑稍微修补 了,尝试着烧了一炉,但是这一炉没等到建盏出炉,老龙窑就塌了。2008年,孙福昆自己在公司内修建了一个龙窑,不过,对比老龙窑这个新龙窑的优点是没有 塌陷,但也没烧出成品。孙福昆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电窑和气窑上,终于在第四年成功烧制出真正意义上的建盏。新龙窑成景观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在 投入五十多万,耗费三年,终于看到了希望。”孙福昆回忆起建盏创业初期,非常感慨。和陶瓷不一样,建盏的成品率非常低,一般一个炉子的成品率在30%左 右,但是骨子里的烧瓷基因促使孙福昆坚持了下来,如今芦花坪成为建阳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几乎每位到建阳参观建盏的客人都会前往芦花坪一探究竟。在这一站,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集合老盏新盏的建盏展厅、建盏生产过程的流水线,还有神秘的龙窑。每季度,耗资80多万的新龙窑就会烧一炉,龙窑烧一次建盏就得耗费8万 多元,但是成品率依然很低,大概只有2成。不过芦花坪还是不放弃古老的龙窑烧制法,“这是重现古法烧制建盏的方式,从铭记历史文化上讲很有意义,从经济效 益上讲则是投资与收益不成正比。”孙福昆有点无奈,但他总觉得芦花坪坐落在古窑遗址上,有这个社会责任让更多人了解建盏的历史,所以还是继续“烧钱”。每 次龙窑开火时,孙福昆就会把视频发微信上,许多游客或建盏爱好者会前来参观,芦花坪也都热心接待。微信圈卖建盏得益于互联网的发达,芦花坪当时一烧出精品 建盏马上发到网上或自己的社交圈里,吸引了一大批人的关注。深谙建盏消失太久,和其它建盏同业者一样,芦花坪积极参加建阳建窑建盏协会组织带队的工艺品展 览、文博会、礼品展等展会。正是因为前期的广泛推广,现在的建盏企业或工作室都不需要再全国到处跑展会了,只要把建盏的图片发到微信朋友圈,不出两天就卖 出去了。如今孙福昆已经是建窑建盏制作技艺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建阳市建窑建盏协会副会长,多项工艺美术金奖获得者,他带领的芦花坪正在探索建盏工业旅游, 让更多人了解消失了一千年的建盏。武夷山脚下烧建盏全家族火力全开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烈 焰建盏有限公司会客室里的建盏茶具建窑在宋代也称“建安窑”、“乌泥窑”,分布在南平建阳水吉窑、南平茶洋窑、武夷山遇林亭窑,三处窑址统称建窑系。根据 火候的不同,运气,可能烧出“兔毫盏”、“鹧鸪斑”、“银星斑”、“油滴盏”等等。武夷山市烈焰建盏陶瓷有限公司不在建阳,而是在距离武夷山风景区18公 里的兴山路上。记者好奇武夷山市烈焰建盏陶瓷有限公司为什么没有选择建盏企业相对集中的建阳,总经理张小华表示,建盏是技术密集型产业,有技术就不怕没市 场。而南平地区城际高速公路非常发达,交通运输成本较低,靠近原材料不是建盏行业选址的主要因素。“目前,大家基本上是租赁已有一定基础设施的废弃工厂或 政府旧办公所。烧制建盏的设备投入都得几十万,而头几年基本上是实验,如果再自己选址盖厂房,没几个人吃得消。哪里找得到合适的厂址就在哪里做建盏。”张 小华把建盏企业分散发展的局面归结于土地成本。烈焰建盏的厂址是一军营的旧址,高耸的围墙倒是呼应了“烈焰”的气势。建盏的魅力之于烧盏的技艺人在于作品 的不可预期。“有时候同时烧两个炉子,你觉得第二炉会比较好,但是结果就是第一炉大大超出预期,而第二炉一个精品都没有。”武夷山市烈焰建盏陶瓷有限公司 的建盏技艺师暨志平告诉《商汇》记者。祭兔之后迎来兔毫盏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武 夷山市烈焰建盏陶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全家族参与,十几位亲戚把精力和希望都投放到建盏上。也许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全家人失望了一年,投资了 近一百万之后,去年中秋节,烈焰建盏的第一只精品兔毫盏出炉了。中秋节当天,全家人心灰意冷地继续准备烧建盏。本是一个喜庆的节日,但是一想到一年来一无 所获,大家意兴阑珊。向来乐观的张小华到市场上买了一只兔子,亲自煮了一道红烧兔肉,鼓励家人“今晚这只兔子就当是祭窑,明天也许就能烧出兔毫盏了。”一 席话大家的兴致又被提高了,第二天大家既期待又忐忑地打开了6个炉子,真的出现了一只兔毫盏。如今,这只兔毫盏放在烈焰建盏会客室里的茶桌上,当做主人 杯,迎接了无数来访的客人。波兰客人看上瑕疵品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烈 焰建盏会客室里还有一只带有气泡的建盏大碗,从传统的标准来看,这是一只瑕疵品。不过也有不少人偏好这种不一样的美。其中就有一位来自波兰的客人非常喜欢 这只带气泡的建盏大碗,当时波兰客商以高于市场价出价,张小华拒绝了。当下,记者和那位波兰客商一样,也以为张小华是想待价而沽。结果张小华说:“我不能 卖瑕疵品,尤其是不能卖给外国人,波兰离我们这里太远,他们对建盏知之甚少。一旦这个建盏被拿到他的国家,很可能他们那里的人就认定中国建盏就是这种水平 的东西。”张小华手里仍有不少很有特色的瑕疵品,但他都自己收起来了,只参观不卖或者直接销毁。在他看来,一旦瑕疵品大量流到市场,就会导致市场对建盏的 误解,所以张小华宁愿多亏一点,也不愿售卖瑕疵品挽回损失。建盏一条街见证穿越的繁荣见证穿越的繁荣每到周六周日,建阳建盏文化一条街就热闹非凡,50多 家门店开门迎客,上百个建盏摊贩在人行道上一字排开。虽然建阳建盏企业分散经营,但是在建盏文化一条街上,我们可以看到所有建盏元素。建阳建盏烧制技艺传 承人之一詹桂溪开办的“贵稀堂建盏体验馆”也在这条街上,建盏的13道工序在这个小展馆里一一呈现,甚至还有一个迷你的龙窑可供游客参观。建阳建窑建盏协 会也在这里,为企业和消费者以及游客提供帮助。建阳政府与建发悦城每平方米共同补贴商户30元,商户租用店铺每平方米只需支付20元,并且享受3年免店租 的优惠政策。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农民也兼职主营:老盏残片46岁的张德喜在建盏文化一条街摆摊摆了2年多,多年前在租农田挖建盏的大军中,捡到了不少老盏,不过都没有完整的建盏。但随着市场上老盏越来越稀有,即使是一个老盏的小残片都有人买。张德喜平时在家务农,周六周日过来摆摊增加一点收入。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德 化人来赶集主营:陶瓷新盏在建盏文化一条街上的小摊贩多数是建阳人,但也有几位是专门从外地来“赶集”的。今年41岁的陈德胜来自泉州德化,他的摊位上不 仅有建盏也有德化陶瓷。平时他在德化老家与亲戚一起销售陶瓷厂里的陶瓷,但这两年随着建盏文化一条街的兴荣,陈德胜每个月都会搭大巴到建阳售卖他的建盏与 陶瓷。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90 后卖老盏主营:老盏军人退伍的高双锋今年才21岁,不过他已是这条街上的建盏行家。从小在水吉龙窑遗址附近长大的他,儿时和小伙伴四处玩耍时就经常拿着冒 出土壤的建盏端详。只售卖老盏的高双峰手上有不少好东西,2012年一只老盏被杭州客商以12万拿走。见到摊位上没什么精品,记者有些怀疑他的说法,高双 峰高深莫测地说:“好东西是别人来找我,不是我找别人,当然不会拿到地摊上卖。”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辽 宁茶商来寻宝来自辽宁的茶商刘健在大连有一家叫天邑幽谷的茶馆,这几年他每年都会到建阳一次。主要是购买建盏,“因为大红袍和建盏是绝配,我们做红茶必须 得配备建盏。以前只从这里走大红袍,人不用过来,邮寄就行。但从前年开始,大连不少人开始在茶桌上赏玩建盏,我们不得不每年跑一趟,过来寻宝。”刘健和朋 友当时走在建盏文化一条街上,记者以为是游客,没想到随便一问就是不远千里来觅建盏的茶商。建盏目前主要的客户集中在北方,这或许与北方人偏好浓茶有关。 建盏通过浓茶养些时日,便会散发金属光泽。有些人误以为建盏的艳丽是因为重金属超标,不过,当地企业都有权威机构的检测书,确认不含对人体有害的元素。建 阳建窑建盏协会目前已在厦门、上海、广州、深圳等地设立了分会,厦门还有一家建盏餐厅。“目的就是让全国都来玩建盏,推广建盏文化。”魏尚人告诉《商汇》 记者,平时协会会在官网、内刊和微信平台上公布行业动态和相关政策信息,以促进建盏企业的相互了解和对外交流。建盏技艺传承人 蔡氏三兄弟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蔡 氏三兄弟左起:蔡炳盛、蔡炳龙、蔡炳坤2013年建阳市政府评选了12位建阳建窑建盏烧制工艺传承人,蔡炳龙、蔡炳盛、孙福昆、詹桂溪、许家有、熊忠贵、 吕竹兴、张修潘、叶礼忠、郑兴梨、黄文勇和吴立勇。2014年补了黄美金为“简阳市金油滴建盏制作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最引人注目的应该是 蔡氏三兄弟:蔡炳昆、蔡炳龙、蔡炳盛,兄弟三人生在陶瓷世家,从小耳濡目染,在建盏被开挖出来之后,蔡炳龙和蔡炳胜就研究起建盏的烧制。蔡炳昆于1985 年跟蔡炳龙习得建盏烧制技艺,从而形成了今天建阳建盏行业响当当的蔡氏三兄弟。1978年改革开放,在水吉镇的蔡炳龙开始琢磨着做生意的事,因为之前跟着 在陶瓷厂的父亲做过黑釉大碗和水缸,蔡炳龙决心研制当时在建阳极具挑战性的建盏仿制。因为有一定的技术基础,1979年,蔡炳龙就烧成了建盏。那个年代, 国人并没有看到建盏的光芒,甚至许多水吉龙窑遗址附近的农民耕种时,挖到老建盏会拿到镇上和商铺换新碗回来装饭吃。80年代买建盏需包炉“80年代初建盏 在我们这里根本没人要,大家都想着解决一日三餐的问题,谁在乎什么建盏。”蔡炳龙的太太方仙玉表示,当年他们烧制的建盏主要是外国人前来购买,一些华侨识 货,隔段时间就会差人到蔡炳龙家里“包炉”。“当时设备很简陋,建盏的成品率非常低,只能是‘包炉’方式下订单,没办法说要几个我就烧几个出来。”蔡炳龙 表示就算是现在使用电炉、气炉都无法保证成品率。方仙玉这些年相当于蔡炳龙的经纪人,所有对外商业活动都由方仙玉出场,包括定价也由方仙玉敲定。对比蔡炳 龙,方仙玉更懂得和媒体打交道:“每个炉子有每个炉子的脾气,前期一样的制作流程,一样的温控,但是出来的建盏天差地别是常有的事。”蔡炳龙的客户一开始 都是外商,而且只能一整个炉子承包,出来几个就拿走几个。赴日留学生求购建盏送教授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蔡炳盛烧制的鹧鸪斑

建阳建盏:点亮南宋末年熄灭的那盏灯

蔡 炳龙烧制的兔毫盏庄重的黑色加上静谧的斑纹,非常符合日本茶道的精神追求,日本博物馆至今收藏不少精品建盏,一直到现在日本不少文艺界人士都喜爱收藏建 盏。2000年前后,赴日本留学的国人多了起来。不少留学生是在日本了解到建盏,于是委托国内亲人,辗转来到建阳求得一只建盏拿去日本送给教授。这个时期 的建盏市场已经形成了,没有人再包炉了,大家都是看质量。蔡炳龙不得不精益求精,每天都得看炉子。“他这辈子除了做泥巴什么都不会。”方仙玉笑说,自己与 蔡炳龙生活这么久没见过他洗过一只碗。而蔡炳龙在一旁微微一笑:“我只要会做碗就行了。”两个人相互打趣,让人一点都感觉不到工艺大师的架子。蔡炳龙作品 独运匠心,首创的木叶盏让人耳目一新,兔毫盏、油滴盏、鹧鸪盏、虎皮斑、珍珠斑等更不在话下。蔡炳盛和蔡炳龙一样坚守在家乡水吉。和二哥蔡炳龙不一样,蔡 炳盛在老建盏和其它一些古物的鉴定、经销上积累打下了一定基础。蔡炳盛偶尔会帮客人鉴定老建盏。蔡炳盛认为,当下是“温故知新”的时候。把老物件研究透彻 了,才能更明白怎样做出更好的新物件。“让别人在水吉不仅能见到老的建盏,也能看到新的,而且是不会输给老盏的新盏。”这是蔡炳盛的目标,相信也是建阳建 盏烧制技艺传承人的目标。大哥蔡炳昆已经搬到建阳,主攻市场方向,30多年来坚持不懈研究建盏。其烧制的建盏古朴精致,手法高超,产品获得诸多玩家的肯 定。

小编温馨提示:各位盏友茶客也可添加小编微信:jianzhan8080 ,你的留言,我们自会当做沸语,添煮于茶汤之中。

责任编辑:

相关建盏资讯

返回顶部

微信号: jianzhan8080 (长按复制)
购买建盏
请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