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变天目,宋代建盏里最华丽的个性

原标题:曜变天目,宋代建盏里最华丽的个性

收藏于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大阪藤田美术馆和京都大德寺龙光院的3件曜变盏(从左至右)

宋代,茶文化空前兴盛。从贵族到百姓,社会各阶层掀起一股“饮茶”和“斗茶”的风气,连带出的是与之相关的文化艺术繁荣。从宋徽宗赵佶的《文会图》里,我们可以看到贵族阶层在庭院里茶宴会饮的情形乃至于对各色茶器的细致描绘,而建盏就是其中的重要角色。

宋人饮茶讲究“点茶” ,他们将团茶击碎,研磨成粉末,再筛出最细致的倒入建盏,加以开水冲泡,紧接着用茶筅在盏中击拂,打出泡沫,泡沫越细,口感就越顺滑,茶汤的色泽也就越白。这种白色茶汤因在黑釉茶盏里显得历历分明,相互衬托;建盏就这样成为斗茶的利器。根据陶榖《清异录》中记载:“闽中造盏,花纹类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这就点到油滴盏中鹧鸪斑在茶器中的价值。而对茶道研究颇深的宋徽宗曾在专著《大观茶论》里留下自己评判建盏的标准:“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燠发茶采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宽。底深则茶宜立而易于取乳,宽则运筅旋彻不碍击拂。”显然在宋徽宗眼里,兔毫盏是上等品。但南宋的《方舆胜览》对建盏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评价:“兔毫盏,出鸥宁之水吉……然毫色异者,土人谓之‘毫变盏’ ,其价甚高,且艰得之。”这里的“毫变”较为符合“曜变”的特征。

在日本,曜变盏被认为是盏中极品,根据日本16世纪的《君台观左右账记》里记载:“曜变斑建盏乃无上神品,值万匹绢;油滴斑建盏是第二重宝,值五千匹绢;兔毫盏值三千匹绢。”并称它们为“曜变天目” 。因此那些“毫色异者”的盏多藏于日本,在日本国宝级陶瓷文物里就包括3件曜变盏,它们目前分别收藏在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大阪藤田美术馆和京都大德寺龙光院,这3件也是世间仅存的宋代曜变盏。

人们用“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来形容烧制建盏中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在宋代,烧制建盏广泛使用龙窑,这种隧道形窑炉依山坡倾斜而建,与地平面约呈20至30度角,分窑头、窑床、窑尾三部分,窑头用来预热,是整窑火力最强部分,火力随着坡度逐渐引导上行。由于龙窑内部空间很大,各处的温度和火候都有差别,因此不同窑段烧出的盏纹路各不相同,诸如油滴、兔毫或是曜变等珍贵品种,皆可出自一窑,全凭运气。但要烧制出一件外观完好、斑纹美丽的建盏极困难。宋人烧制建盏,烧数十万才得一二件兔毫盏;烧百万才得一二件油滴盏;曜变盏则需烧几千万件才能偶然得到,难度极大。因此,这3件曜变天目才会受到日本如此珍视。

曜变盏的美在于釉面可见圆形斑点边缘环绕着蓝色主调的七彩光晕,随着观赏角度改变,这七彩光晕就如同宇宙中的星辰之光一般深邃幽玄,摄人心魄。形成这些斑纹都靠釉料中的铁元素,它是让建盏色泽万千的所在。在建盏的胎和釉料里,铁的含量都很高,铁胎可以帮助釉色形成美丽的斑纹,但也因为收缩率高,在一千多度的高温下烧制极易变形。因此烧制前施釉要厚,釉水在高温中会向下流动,出斑纹结晶,随机性很强,就像日本的3件曜变天目盏一样,看起来类似却各具特色。

藏于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的那件也叫“稻叶天目” ,属于该美术馆的头号藏品。这件盏为束口型,深腹、圈足矮小。施釉不及底足,有釉泪,说明烧制温度较高,整体风格端庄沉稳。稻叶天目之罕见在于它釉面上带有的蓝色光辉,这种光会随着周围光线角度的不同变幻不定,因此日本人也称其为“碗中宇宙” 。大阪藤田美术馆藏的曜变天目同样为束口盏,口沿扣银,器施黑釉。它的胎骨颜色较深沉,其表面质地较粗,陈腐的时间较长。器物内壁曜变斑点呈细小密布状,外壁釉面上也隐约可见如夜间星空的斑点,令人目眩。在这三者里最“高冷”的是京都大德寺龙光院藏的曜变天目,因其朴素含蓄,加上极少公开展出,知名度不及前二者。这只曜变盏内壁釉色初看似油滴,再仔细观察这些釉斑就会发现随着光线的改变,出现了黑斑点套紫蓝色光环的现象。在2019年3月至6月间,当这3件曜变天目分别在日本3座博物馆同期对外公开展出时,在收藏圈引起不小轰动,各地人们慕名赶来日本,只为一睹“曜变神话”的风采。

从朴素的黑釉到华美的曜变,建盏在近千年的时光里展示出自然和工艺的融合,将谦逊又强大的格调耀眼地向世界展示,更以当时“天下无贵贱通用之”的气魄被各阶层所喜爱。

来源:央视画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建盏资讯

返回顶部

微信号: jianzhan8866 (长按复制)
购买建盏
请添加微信